<dd id="09kz9"><noscript id="09kz9"></noscript></dd>

    <dd id="09kz9"></dd>
    <button id="09kz9"></button><strong id="09kz9"></strong>
    <dd id="09kz9"></dd>

    <dd id="09kz9"></dd>

    <li id="09kz9"><tr id="09kz9"></tr></li>
  1. 這座城市銷毀了涉疫個人數據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韓茹雪 日期: 2023-03-20

    新冠疫情管控以來通過各種渠道收集的天量公民個人信息,在新的大背景下,必須有一個妥善的處置。無錫的舉動,無疑展現了一種積極和負責任的姿態 (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

    2021年8月12日,江蘇無錫,新吳區新安街道疫情防控指揮部數據核查中心工作人員在利用大數據賦能疫情精準化防控(視覺中國/圖)

    2023年3月2日,無錫市舉行涉疫個人數據銷毀儀式,首批銷毀10億余條此前因新冠疫情防控及服務目的而收集并存儲在城市大數據中心的個人信息數據。

    無錫市城運中心通過專業數據銷毀軟件對云端或服務器硬盤上的數據進行消除,確保數據無法被恢復。第三方審計機構和公證處也參與了當天的活動。

    同日,疫查通、進口冷鏈食品申報追溯系統、貨運通行證等四十多項數字防疫服務應用,也全部下線。

    “像鐘聲敲在我心上”

    “這個儀式是一種告別,好像鐘聲敲在我心上,”路珊在無錫的家中刷到這條新聞時,所在社區的居民群靜悄悄,她和許多外地居民一樣,都是從熱搜上看到這條信息的。

    路珊是無錫新市民,幾年前她離開北京,和丈夫選擇來這座城市定居。約3萬元一平米的房子,緊挨蠡湖,這是太湖伸入無錫的內湖,傳說是范蠡與西施泛舟之地。傍晚時分,暮色四合的時候,路珊經常來這里看日落,這曾是她選擇這座城市的理由之一。

    和路珊一樣,選擇來到無錫的人不在少數。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截至2020年11月,無錫市常住人口7462135人,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的6374399人相比,10年共增加1087736人,增長17.06%,年平均增長率為1.59%。2022年,全國共有24個城市GDP總量突破萬億,無錫排名第14位,人均GDP排名第一。

    還沒來得及好好感受這座城市,新冠疫情來了。2019年底,湖北武漢出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此后三年,路珊和丈夫進入這座城市的腳步跟疫情關聯在一起。

    對路珊的日常生活來說,這場持續三年的疫情是沒有開端標志的。2020年春節,和父母共度團圓的日子里,不知什么時候商超關門了,不知什么時候人人都戴上了口罩,不知什么時候樓被封、出不去了。

    時日漸久,路珊越來越強烈懷念從前車水馬龍的日子。直到2022年12月26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公告稱,2023年1月8日起,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實施“乙類乙管”。依據傳染病防治法,對新冠病毒感染者不再實行隔離措施,不再判定密切接觸者;不再劃定高低風險區;對新冠病毒感染者實施分級分類收治并適時調整醫療保障政策;檢測策略調整為“愿檢盡檢”;調整疫情信息發布頻次和內容。

    一切似乎在恢復,但路珊心里卻沒有“爆竹聲中一歲除”的歡欣。大街上的車多起來了,有人戴口罩、有人不戴口罩,但不戴口罩的時候,人們包里也常會備著一只,“試探”著回到日常。直到看到無錫市銷毀涉疫個人數據的新聞,路珊心里一下子放松,這是宣告“結束”的某種儀式感,從此不必再試探,她形容自己的心情,“好像鐘聲敲在我心上,結束的鐘聲?!?/p>

    無錫市大數據管理局介紹,自其“數字防疫”服務上線以來,一直確保數據的適當保密性和安全性,堅持最小夠用原則,市城市大數據中心共搜集了10億余條多類別的個人數據,主要用于核酸篩查、流調溯源、外防輸入性疫情、重點人群核酸檢測等用途。

    通過不斷創新數字防疫戰法,推動疫情數據共享、開放利用,這些數據為確保疫情防控的順利進行提供了堅實支撐。無錫市大數據管理局稱,“在數據的搜集、保存期間,我們采取有效的技術和管理措施,依法依規保障了個人信息安全,未發生任何數據泄露事件?!?/p>

    下一步,城市大數據中心將進一步加強數據分類分級管理、數據安全風險評估、監測預警、數據安全審查等制度建設,確保數據無法被恢復。同時持續加強對技術運維人員的安全教育,加強數據安全合規理念,提升全員數據安全意識,嚴格禁止私下留存、轉移涉疫數據等行為,全力保障公民個人隱私。

    事實上,這并不是地方政府部門第一次主動銷毀涉疫個人數據。2023年2月14日,廣東省健康碼“粵康碼”發布服務公告稱,按照國家新冠病毒感染防控政策措施優化調整要求,抗原自測、老幼助查、健康申報、電子證照、防疫工作臺服務將于2023年2月16日11時起停止服務?!盎浛荡a”下一步將關閉相關服務入口。

    公告明確,停止相關服務后,“粵康碼”將按照有關法律法規規定,徹底刪除、銷毀服務相關的所有數據,切實保障個人信息安全。

    2020年1月27日,江蘇無錫,社區志愿者給外來人員進行信息核查(視覺中國/圖)

    在互動中調整邊界

    當前,疫情防控平穩進入“乙類乙管”常態化防控階段,各類數字化防疫應用搜集的公民個人數據該如何處置,這是人們心中共同的疑問,也是數字時代遇到的新問題。

    無錫市大數據管理局副局長顏春水在銷毀現場接受采訪時表示:此舉一是體現依法執政,二是保護公民隱私,三是防止數據泄漏,四是節省儲存空間。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楊宏山在接受本刊采訪時指出,無錫此次銷毀數據的舉措,是信息化時代面臨的新形勢的反映。此次銷毀針對的人群的廣泛、數量級別的宏大,都是前所未有的。通過移動互聯網獲取信息,是當今時代科技進步的結果,是在新一代信息技術應用基礎上進行的,無錫銷毀的十億余條數據里面,平均到每個人身上可能有幾百條。這在歷史上是沒有先例的,此前只有小規模的數據銷毀處理,不具備如此的人群廣泛性。

    從國家治理角度來說,此前收集大量個人數據,是因疫情防控需要?,F在進入“乙類乙管”階段,總體上看疫情基本結束。從公民個人隱私和信息保護角度,這些信息應該得到處理。無錫在全國率先完成,于法有據,有利于保護個人隱私。相信下一步其他地方政府會有跟進的穩妥處理。

    對無錫的做法,也有來自另一方的意見和聲音。律師趙天在無錫江陰生活多年,大約3年的封控期間,他常規的出差節奏受到一定影響,“疫情的發展變化有時候很快,不知道什么情況下會被賦碼,誰來賦碼,賦碼錯了應該找誰申訴?!边@幾年趙天觀察到,很多地方有自己的健康碼,去不同地方出差在信息互通方面可能存在障礙。

    但聽說要銷毀這些信息,趙天并沒有如釋重負的感覺,他認為這可能是一種有價值的資產,“我們不能保證今后不會再次面臨類似的群體性緊急事件,我們這次應對疫情中間所吸取的經驗、教訓、數據,能不能作為應對將來可能出現問題的素材。數據本身就是一種素材,對于銷毀數據,可能要做一個分級?!?/p>

    從保障公民隱私的角度,在趙天看來,無錫的行為值得肯定。作為一名法律從業者,他提出了自己的疑問,類似的應急管理中,針對數據問題,希望從立法層面建立更多細則:“怎么采集、誰來采集;怎么存儲更規范、安全;數據完成歷史使命后,怎么處置?”

    公權與私權的邊界在哪里,楊宏山認為,政府行為與個人行為是在互動中調整邊界的。他解釋,由于信息技術的進步,有關部門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的途徑、方式發生了巨大變化,基本可以說是無縫隙地獲取個人信息。

    在探討邊界問題時,一是要看信息獲取是否符合法律規定,法無授權不可為,我們的立法工作要跟進,當發現法律不合適可以改,法律是與時俱進的,但政府行為要有法可依;

    二是要看政府行為的正當性,簡言之就是老百姓支不支持,如果多數老百姓不支持,那就不應貿然推行,要去解釋、去溝通,如果遇到緊急情況,評估可行后,方可去動員強制實施。

    社會運行的規則不是僵化的,個人和政府行為是彼此互動的。個人發現政府行為不合適的話,要及時反映,在多方互動中加以改進。這是雙方在協調中達成的,要隨著情景去調整。

    3月13日,無錫市一核酸檢測亭已閑置(受訪者提供/圖)

    信息化時代的新形勢

    銷毀之外,還有其他處置數據的方式。

    此前,有部分省市曾把健康碼與其他政務大數據融合,拓展了更多應用場景,如電子健康卡、電子社???、稅務、交通、商貿旅游等領域。

    2022年6月,有個別地方采取健康碼賦紅碼的方式限制群眾正常出行,將公眾長久擔心的問題暴露出來。隨后,國家衛健委疾控局副局長、一級巡視員雷正龍對此回應說,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明確要求嚴格健康碼的功能定位,不得擅自擴大應用范圍,絕不允許因疫情防控之外的因素對群眾進行健康碼賦碼變碼。

    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網安中心測評實驗室副主任何延哲針對這一問題表示,健康碼數據包含多領域敏感個人信息,必須在用戶自主單獨同意后才能變更使用目的。否則,在防疫目標解除后必須刪除或作匿名化處理。他認為,刪除個人信息在技術上并不復雜,按照現有的國家標準《個人信息安全規范》操作即可。經過匿名化處理的信息“無法識別特定個人且不能復原”。

    關于銷毀信息是否造成前期手機信息投入浪費的問題,在接受《南方都市報》采訪時,何延哲解釋:即便現在把健康碼下線,也不會造成所謂的“前期投入浪費”。因為健康碼作為一個運行成熟的系統,下線不代表底層代碼被刪除?!拔沂琴澇砂褦祿h除,把代碼保留。這樣不僅保留了積攢的抗疫經驗,也為以后的公共衛生應急系統提供一個更好的基礎?!?/p>

    路珊曾因“賦碼”問題遭遇過不便。有次,她從外地回到無錫,從高鐵站下車后被工作人員攔下,因為行程碼中包含了最新的“涉疫信息”,而這種限制并無明確規則,出租車和公交車路線都不查,工作人員就建議她去附近城市蘇州下高鐵,再打車回無錫。此處下車,自費隔離。沒辦法,最后丈夫載著她在卡口外繞了一圈,再經蘇州返回家中。

    想到曾經的遭遇,對于此次銷毀數據,路珊分外贊同。她的生活中剛出現了新的問題——“甲流”來了。要不要戴口罩呢?路珊堅決選擇了不,少數而極端的經歷會把人更猛烈推向另一個方向:此刻她寧愿病一場,也不想再和過去類似的熟悉打交道,包括掃碼、報備、口罩等等。

    面對新形勢下的新問題,一切都在探索中前進。楊宏山解釋,在社會處于應急管理狀態時,基層的動員會大大增多;當非常態成為常態,也會面對社會的質疑。最初病毒風險性很大的時候,公眾愿意讓渡一些私權,后來隨著病毒風險性顯著降低,反對的聲音就多了,不乏有理有據有節的觀點。在風險越來越低的時候,把非常態的做法常態化,那么社會會出現反對的聲音。風險大小和管理模式,人們會做權衡。當風險較小的時候,人們不會愿意讓非常態運作持續下去。

    立法層面對這一問題早有規范:《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信息保護法》第47條中規定了個人信息處理者應當主動刪除個人信息的情形,包括“處理目的已實現、無法實現或者為實現處理目的不再必要”等,該條還規定個人信息處理者未刪除的,個人有權請求刪除。該法第47條第2款還規定:“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保存期限未屆滿,或者刪除個人信息從技術上難以實現的,個人信息處理者應當停止除存儲和采取必要的安全保護措施之外的處理?!?/p>

    對于數據,我們必然要考慮其存在的風險性,楊宏山打比方,“不是所有的資源我們都要保護,談論銷毀此類數據是不是損失,就像談論要不要保存我們身邊的每一件物品,理由是百年之后它們都是文物一樣?!?/p>

    (文中人物路珊、趙天為化名)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3 第750期 總第750期
    出版時間:2023年05月01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日日摸夜夜摸狠狠摸婷婷,精品国产高清在线观看国产,好爽好紧好大再浪一深点
      <dd id="09kz9"><noscript id="09kz9"></noscript></dd>

      <dd id="09kz9"></dd>
      <button id="09kz9"></button><strong id="09kz9"></strong>
      <dd id="09kz9"></dd>

      <dd id="09kz9"></dd>

      <li id="09kz9"><tr id="09kz9"></tr></li>